在兵团司法局、自治区人民医院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,罹患脑瘤的“熊猫血”女孩,迎来第二次生命——

跨越千里的生命救治

2021年05月25日14:49  来源:兵团日报
 
原标题:跨越千里的生命救治

5月9日,兵团司法局干部和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医护人员为热伊莱·玉苏普过生日。 兵团日报记者 丁梦飞 摄

5月20日清晨,在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一间病房内,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,洒在热伊莱·玉苏普的病床上,她缓缓睁开双眼,嘴角露出久违的笑容。

自去年底开始,热伊莱·玉苏普已有几个月没睡过一个安稳觉,脑部的疼痛经常让她彻夜难眠。这两日,已脱离生命危险的热伊莱·玉苏普睡得格外香甜。她侧身看着窗外的高楼、绿树和路上的车辆、行人,轻轻地对母亲布萨拉·阿卜力克木说:“生活在新疆,真好!”

热伊莱·玉苏普是十四师皮山农场九连的一名普通群众,一场重病曾让她的家庭陷入困境。在兵团司法局干部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,在自治区人民医院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下,热伊莱·玉苏普驱走病魔,迎来第二次生命。

“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怎么办”

23岁,花儿一样的年龄,是人生中最值得珍惜的时光。不幸的是,一个肿瘤正在侵蚀着热伊莱·玉苏普的脑部……

自去年12月起,热伊莱·玉苏普时常感到头痛,起初她和家人觉得这是普通的偏头痛,没做任何检查,只是买了一些药。

病情发展到今年3月,热伊莱·玉苏普头部的疼痛越来越剧烈,甚至出现面瘫症状,左臂左腿没有一丝力气,走路踉踉跄跄,时常摔倒。

“我是不是得了大病?”被病痛折磨的热伊莱·玉苏普常常以泪洗面。

看着女儿一天天憔悴,父母赶紧带她到当地医院检查。“病情比较严重,你们得到大医院检查治疗。”医生严肃地说。

布萨拉·阿卜力克木和丈夫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都是普通职工,面对这种情况,他们一筹莫展:孩子得了这么重的病,怎么办?

为了救女儿,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夫妇开始四处借钱,变卖家产,但这对高昂的手术费来说,无异于杯水车薪。

皮山农场九连是兵团司法局“访惠聚”工作队驻点。4月22日上午,兵团司法局结亲干部在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家走访时,发现之前活泼开朗的热伊莱·玉苏普行走困难,表情痛苦,说话吃力。

“热伊莱得了重病,这些天我卖了十几只羊凑了3万元钱,现在还不知道去哪家医院看病。”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满脸愁容地说。

人命关天。兵团司法局结亲干部说:“必须赶紧治疗,我们会帮你们在乌鲁木齐联系医院,这几天就去。”

兵团司法局驻皮山农场九连“访惠聚”工作队立即给布萨拉·阿卜力克木和热伊莱·玉苏普购买了4月24日从皮山到乌鲁木齐Y964次列车的车票。

4月25日15时许,热伊莱·玉苏普和家人怀着忐忑的心情抵达乌鲁木齐。兵团司法局干部华明早已在火车站等候,立刻带她们来到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就诊。

“病情十分严重,患者随时有生命危险,必须尽快手术。”查看热伊莱·玉苏普的情况后,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王继超出具病情诊断书,并第一时间协调她入院。

那一晚,神经紧绷许久的热伊莱·玉苏普和父母都格外安心,一个个伸出援手的热心人让他们在迷雾中看见了希望的曙光。

“我们一定全力救治”

4月28日,各项检查结果都出来了。热伊莱·玉苏普右额颅内有一个直径6.5厘米的肿瘤。

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杨小朋看着热伊莱·玉苏普的检查结果,表情凝重,有30多年临床经验的他深知手术风险性之大:

患者脑部肿瘤巨大,实属罕见。而且肿瘤血供丰富,周围神经血管丰富,若有丝毫偏差,就会十分危险。

更让人揪心的是,患者血型是少有的Rh阴性O型血(俗称“熊猫血”),这种血液自治区人民医院库存较少,满足不了手术需求。

“多科室配合,采取快速切除肿瘤术……”杨小朋组织科室医生先后召开三次会议研究救治方案。

“我最担心的是术中失血过多,稍有不慎,病人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,当务之急是解决手术用血问题。”敲定手术方案后,杨小朋一边向布萨拉·阿卜力克木介绍情况,一边讲述着自己的担忧。

“我的女儿才23岁,不能就这样没了。杨医生,一定要救救她。”布萨拉·阿卜力克木失声痛哭。

“可以重点在你的亲属中看看,能否找到匹配的血型。”杨小朋说。

获知解决方案,布萨拉·阿卜力克木当天就向兵团司法局驻皮山农场九连“访惠聚”工作队求助。工作队干部马上组织热伊莱·玉苏普的十几名亲属到皮山农场医院做血型鉴定,幸运的是,她的姨夫玉苏普·喀迪尔与其血型相同。

“救命要紧,抽我的血。”玉苏普·喀迪尔第二天就乘火车赶到乌鲁木齐,第一时间前往血液中心献了400毫升血。

此时,12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又让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夫妇寝食难安。

“人民医院为人民,5月10日做手术,先治疗后交钱。”杨小朋说。

“我现在就给局领导汇报,想办法筹集一些费用。”华明对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说。

爱心汇集,共击病魔。短时间内,兵团司法局通过“水滴筹”平台筹款22424元,兵团律师协会从救助困难职工群众基金中拿出2万元,九师司法局自发捐款3160元,兵团司法局驻皮山农场九连“访惠聚”工作队自发捐款5000元,皮山农场九连职工群众凑了1000多元……

5月9日是热伊莱·玉苏普23岁生日,兵团司法局干部精心挑选了一个生日蛋糕,专程赶到医院与医护人员一起为她庆生。

“谢谢大家,这是我过得最有意义的生日。”在温暖的烛光中,热伊莱·玉苏普的泪水夺眶而出……

“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女儿”

5月10日9时30分,热伊莱·玉苏普被推进手术室。

12时许,神经外科、手术室等科室的8名医生做完术前准备。

“开始手术。”主刀医生杨小朋说。

神经导航仪精准定位开口位置,打开右颅,肿瘤暴露出来。

“血供太丰富,失血量会很大。”王继超说。

手术比术前预计的还要困难。杨小朋在高清手术显微镜下沉着应对,先切断肿瘤的血液供应,尽力控制出血,然后快速切除肿瘤,并对肿瘤进行精细剥离,仔细保护与肿瘤粘连紧密的神经和血管。

“血压太低,有危险!”

“失血量2000多毫升了,快想办法,不能出现任何问题!”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高度专注,汗流浃背。

……

在家属等待区,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夫妇紧张地在走廊内来回踱步。

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……眼看到了中午,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看着焦虑的妻子说:“要不你先去吃点东西吧。几天了,没正经吃过饭,别把自己累垮了。”

“我什么也吃不下。女儿这么懂事,这么年轻,万一有什么事……”说着说着,布萨拉·阿卜力克木的眼泪掉了下来。

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也哽咽了。是啊,热伊莱·玉苏普从小就是父母的心头肉,母亲身体不好,懂事的她早早就帮父母干农活、做家务、照顾弟弟。生病前,她还憧憬着去工厂务工、学习技术。可现在,她却命悬一线。

虽然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的心也悬着,但想想这些天的经历,他安慰妻子:“放心吧,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咱们,孩子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19时38分,手术专用电梯终于打开了,护士把热伊莱·玉苏普推到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。

热伊莱·玉苏普的主管医生乌拉别克·毛力提来到家属等待区,紧紧握着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的手说:“放心吧,肿瘤已被顺利切除。”

在护士的精心护理下,5月11日上午,热伊莱·玉苏普逐渐清醒。

“手术非常成功,你要多吃饭补充更多营养,这样恢复得会更快,加油。”护士如克亚·白克力说。

5月17日下午,除血红蛋白偏低外,其他各项生命指标都很正常。热伊莱·玉苏普脱离了危险期,转到了普通病房。玉苏普·托合提巴柯夫妇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。

5月18日17时,兵团司法局干部来到病房看望热伊莱·玉苏普,并送来慰问金。

“谢谢你们。等病好之后,我也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努力去帮助别人。”病床上,热伊莱·玉苏普又露出了甜美的微笑,眼中满是憧憬。(马军权 冯骏)

(责编:杨睿、马亮)

热点推荐

凤凰快三-手机版 乌鲁木齐县 | 深州市 | 霞浦县 | 乾安县 | 汉中市 | 济阳县 | 邳州市 | 陇南市 | 康马县 | 额敏县 | 冷水江市 | 宜宾市 | 桂东县 | 华池县 | 康乐县 | 商河县 | 交口县 | 张家港市 | 宁强县 | 阿坝 | 安岳县 | 仁怀市 | 郑州市 | 枣阳市 | 西平县 | 宾川县 | 井陉县 | 旺苍县 | 阳朔县 | 保靖县 | 织金县 | 伊川县 |